Yearly Archive: 2015

重返九龍城寨

九龍寨城 1980年代

號稱三不管的九龍城寨,曾是香港最獨一無二的地方。全盛時期裡面住了三萬三千人,即每平方公里住了一百五十萬人,是現在香港人口密度的一百九十倍,曠古絕今,匪夷所思。

香港是英國殖民地,但城寨卻從來不是,由1842到1997,它都是中國領土。港英不承認大陸醫生資格,城寨卻開出一條醫生街,掛牌的就是清一[……]

Read more

土耳其印象(四):伊斯坦堡96小時

土耳其 伊斯坦堡 藍色清真寺遠景

伊斯坦堡(或伊斯坦布爾)在歐洲,土耳其卻在亞洲。伊斯坦堡是東羅馬帝國首都,土耳其卻滅了東羅馬帝國。伊斯坦堡是基督教聖地,土耳其卻是伊斯蘭國家。

如此地矛盾,卻又如此長久地共存,這就是土耳其的魔力。

很多人都會搞錯伊斯坦堡是土耳其首都,正如人們會搞錯澳洲首都是悉尼,美國首都是紐約一樣。但若[……]

Read more

人治中國VS法治香港

香港 基本法

早前,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指根據基本法,香港教育局局長需要接受中央政府監督,但遍查基本法,根本無相關規定,有關說法純屬杜撰。但陳氏的言論卻凸顯了一種思維,一種認為在一國兩制下,對香港事務,中央覺得要管,就可以管的思維。

但問題是,香港經歷一百五十年英國統治後,早已感染了濃厚的法治精神,習慣凡事[……]

Read more

汶萊神秘之旅(一):傳說青年旅舍-Pusat Belia

汶萊,由小學地理課開始已認識這國家,當時最深刻的印象是,怎麼這個國家這麼小?後來接觸的資訊漸多,印象又一轉,但不外乎都是金碧輝煌的皇宮,華麗氣派的清真寺,還有石油石油石油,還有石油。

這次終於有幸踏足這片期待已久的神秘土地,以第一身發掘真正的汶萊,不用再被二手資訊洗腦,大喜過望,是為2014年[……]

Read more

大阪日文實戰

日本大阪合照 2012

屈指一算,學日文已經好幾年了。日文並不好學,文法複雜得不得了,同一個動詞,如果算上過去式和否定式,隨時可以變化出七、八種不同的形態,加上香港沒有日文語境,無從實戰,學習者只能閉門造車,一碰到日本人,十居其八是詞不達意,不知所云。所以,學語言的關鍵,從來都在於要「開口說」,但絕想不到第一次「開口說」,[……]

Read more

歐亞盟甩頭甩骨 蘇聯復活夢碎

普京望地圖

踏入2015年,有關俄羅斯最熱門的新聞,當然是盧布失禁式暴瀉,但其實還有另一件事「大事」被大家忽略了,就是歐亞經濟聯盟在1月1日正式成立。

這聯盟是普京重振俄羅斯的重頭戲,目的是將前蘇聯成員國重新整合,令各國商品、服務、資金和人員可以自由流動,並最終建立單一貨幣,帳面是要搞一個「翻版」歐盟,枱[……]

Read more

海水化淡廠起足十七年

70年代 樂安排海水化淡廠

政府公佈新的將軍澳海水化淡廠會在2020年落成,很多人都問,點解要咁耐?如果你係覺得耐的話,請留意一下事實:根據水務處資料,海水化淡廠項目早在2003年已經開始,即係話到今日為止,呢件事已經做左12年,仲有5年先做完,加埋係17年。

這令我想起2012年中電主席米高嘉道理在股東會上的話:『在少[……]

Read more

亞洲CNN皮已收

亞洲電視 舊LOGO

過去幾年,亞洲電視醜劇連場,肉酸之程度實令人不忍卒睹。如果無失憶,大家應該還記得2010年王征入主時,聲稱要將亞視打造成『亞洲CNN』,還說跟五大國企簽下所謂『戰略合作協議』,講到係威係勢。

但當中還有一條『大計』大家都忽略了,就是王征說要為亞視開辦一個全國性的普通話頻道。如不以人廢言,若這大[……]

Read more